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引导 >

智慧城市应先示范后推广

发布时间:2018-07-03 17:05来源: 作者:点击: 字体:

  “IBM刚提出Smart Earth的概念不久,国内便跟风而起,其结果就是走向中国普遍的发展模式——一哄而起,一哄而上,出了问题再一哄而散。就我国来说,面上的事情大家都跟得比较快,但实际营养的东西却没有真正吸收。”西安交通大学信息与通信技术研究院院长、智慧城市与社会计算研究中心主任曲桦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较之前,智慧城市的很多事情开始落地,管理设计也好了很多,值得做下去。
 
    《经济》:请您谈一下对智慧城市的理解。
 
    曲桦:智慧城市不是一个项目,而是用智慧的方法解决城市建设中面临的各种问题,使城市能够健康、有序、节能、环保、绿色发展,体现城市服务的价值。智慧城市既是一个方法论,也是一个近期、中期乃至长期的目标,要分阶段建设。因为各个城市的环境不一样,建设上不能千篇一律,加上资金短缺,智慧城市不可能一下子全面建成,城市应该选择适合本地发展的项目先期进行投入,建一批示范性工程,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智慧。
 
    目前我国正在进行工业改造和产业转型升级,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和科学问题,需要多方配合。智慧城市为四化融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它的建设一定要由政府引导,市场参与,制定好科学体系,协调好政府各部门之间的关系,看准方向重点投资,以此推动智慧产业的发展和运营。

织梦好,好织梦

 
    《经济》:之前我们去城市调研,在数字中心体验时发现系统根本不反应,工作人员的回复是“该升级了”,这说明什么问题?
 
    曲桦: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城市为什么要申请智慧城市试点,因为它要戴一个合适的帽子,没有帽子,产业、资金是不能聚集的。不同的人、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环境对智慧城市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有些城市急于做亮点当示范,就花些钱引进设备和系统,或者城市要搞什么项目,但是没有具体由头,就将其包装到智慧城市里,变成一种概念性而非体系的东西。当下,我们应该理智地去做一些比较实在的事情。
 
    《经济》:国外的智慧城市建设目标一般比较单一、明确,比如英国的目标就是环境保护、绿色建筑,但是我国的就比较泛、乱,原因是什么?
 
    曲桦:此前,多个部委都在搞智慧城市,科技部从技术进步角度入手进行立项研究;发改委以产业促进为主,支持相关项目发展;住建部制定发布标准体系,持续推出3批试点城市。住建部的优势是住房规划,工信部的强项是信息化,而智慧城市讲的更多的是深度融合,部委应该把各自的强项融合到一起,这样才能提升城市发展的空间和速度。

copyright dedecms


 
    现在各国都在建智慧城市,虽然目前没有对比,但发展到一定程度还是会有比较的。中国的力度最强,参与的城市数量也最多,我们应该建设出几个样板城市,或者把整个国家的模式提炼出来,各地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地调整、修正,按照提炼出来的路线往前推进。同时,我们也可以把经验推广到世界各国,为他们提供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
 
    智慧城市不能一蹴而就,要一边研究一边往前走。一方面研究它本身是什么,如何与本地结合;另一方面研究未来的发展方向。就全国来看,宁波的智慧城市建设比较超前,不同于其他对智慧城市还不甚了解的城市,他们已经进入了融合操作阶段。
 
    《经济》:调研中我们发现,多数城市的任务书和年度发展报告都存在虚假内容,有的数据甚至互相矛盾,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曲桦:报告里都是面上的解释。从我们的角度理解,这些应该是政府计划要做但是全部落实难度又很大的项目,因此汇报时只能采用这种形式。项目之所以难以落实,最重要的原因是资金问题,城市有多少钱,钱从哪里来,类似PPP模式到底能吸引多少社会资本,这都与项目进程息息相关。 dedecms.com
 
    此外,一个项目是要分派给不同部门实施的,这个部门管什么,那个部门管什么,职责不一样,实施的结果也会有差别,这种现象很正常。从局部不断推进,就不能拿结果来衡量,只能从初衷、出发点和中间的过程来看待这种情况。
 
    《经济》:调研时有个奇怪的现象:城市说没有钱,融资难;企业说有钱,但没有好的投资项目。对此,您如何看待?
 
    曲桦:城市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运营和盈利环境,钱怎么会往那里流动。这说明实际的物质性的东西并不缺乏,缺乏的是人的智慧,这也是智慧城市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公司方、供应商能够为城市提供什么,城市管理者应该如何去配合产业发展,在城市发展中很少有人去想去做。哪怕只想到了30%,最终落实了5%—6%,也至少说明是做了,如果不想不做,那么连5%的结果都不会有。
 
    人在认识过程中会消耗大量的精力和资源,这是正常现象,包括发展得不正常也都正常。各个部委做顶层设计、方案、标准时应该遍地开花,只要最终拿出中国特色的模式,这个钱就没有白花。也就是说既要有敲锣打鼓的,又要有卖鼓的,还得有鼓厂。抓住本质问题,把握好内在规律。

本文来自织梦


 
    智慧城市光靠运营商运营也是不现实的,应该建立一个专用网络,让城市自己来运营。城市不运营,就无法提供持续的服务,也不能推动产业发展,吸引投资。我们建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中心的目的就是为了通过云系统把每一点的资源共享给城市所有人,这是最根本的。但是现在政府掌握的大数据却不愿意公开,逐渐形成数据孤岛,所以必须确立条例、规范,明确规定哪些信息必须开放,哪些不能开放,应该说绝大多数数据是可以共享的。